客服热线:400 891 9696
APP下载

为什么中国互联网金融能走在最前列

9月13日,第二届长三角金融科技高层对话暨新华网思客陆家嘴峰会在上海举办。在峰会上,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做了主旨演讲。他认为,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取得快速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但是随着监管的加强,互联网金融可能会进入整顿、调整甚至是相对缓慢的发展时期。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取决于监管和技术两个方面。特别是监管方面,太松容易引发风险爆发,过严又会把很多潜在发展机会消灭掉,监管者需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我今天主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在严监管的政策环境下,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未来。

  第一,中国的科技金融可能是走在世界前列。这既有数据支持,也有直观的观察。最近我们去美国考察科技金融,他们有很多新的理念、新的技术。但是所有人考察完之后有一个共同感受:中国的科技金融可能是走在是世界前列的。应该说这一定意义上和我们过去的认识比较一致,但是我们到美国看了之后感受更加深刻。如果我们简单去看全球的科技金融公司,我可以列很多名单,但是如果大家看全球最大的五家科技金融公司,有四家是中国的。如果我们看总体市场规模,包括像第三方支付、网络贷款,中国的市场规模都是最大的。

  第二,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速度很快,但地区差异明显。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构建了一个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指数,这个指数分解到每个业务不同省份,包括不同的地级市。从指数结果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三个非常有意思的结论:

  1.互联网金融产业平均每年翻一番。

  2.互联网金融发展主要是由年轻人推动。

  3.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发展仍然有明显的地区性差异,其中心在杭州,在长三角。因此地区差异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我们还有一个指数,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情绪指数,这个指数是用深度学习的技术对1800万条媒体的报道做了提炼,最后提炼出情绪指数。这个情绪指数有三个部分,我这里讲两个。

  1.关注度指数。媒体或者是公众对互联网金融发展关注度的高低(数字越高关注度越高),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关注度指数一直在上升,但是到2015年之后慢慢有所回落。

  2.正负情绪指数。我们知道对互联网行业关注度高,有可能是正面关注,因为这个行业发展好有很多投资机会和理财机会,也可能是负面关注。这个关注度也在大幅度波动,从2013年开始,这个指数一直不断上行。到2015年7月,十部委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5年12月发布了《P2P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情绪指数到了顶峰之后回落,一直到最近才有所回升。这个情绪的大幅振荡,大家肯定不会觉得特别意外,其背后有很多故事,有可能是这个行业里出现的一些风险和事件导致了公众情绪的变化,但是也可能确实是一些监管政策开始出来导致。比如,在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支付宝2004年开始上线算,很长时间内是没有监管政策的,到2015年十部委才开始思考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行业。开始监管对一部分的从业者来说是好事情,但同时也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怎么监管,从业者不知道,监管者也还没有完全弄清楚。

  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能高速发展而且在全球领先?在和美国的比较当中,有两点比较明显。

  第一,我们国家的金融空白比较大,普惠金融的需求非常高。说到第三方支付的时候,我们问美国专家,为什么美国的第三方支付没有发展起来,他说有很多理由,其中有一条理由就是信用卡非常普及,非常方便,而且对消费者来说非常便利,有很多优惠。实际上信用卡只是一个例子。我的解释是:在美国传统金融对老百姓、对企业的服务相对来说比较完善,市场空白比较小。而我们国家的空白比较大,普惠金融的需求非常高,所以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一起来就发展了。

  第二,监管的态度很重要。我们到美国一家互联网金融机构去参观时,他挂了二三十张牌照,各个州都有非常多的监管,他的发展就比较困难。而我们的监管则比较宽容,客观上来说为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发展提供了宽松环境。但是现在环境会慢慢发生改变,监管政策开始改变,对市场、对行业来说就可能有一些不确定性。因此我觉得我们可以理解情感指数的变化。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行业本身确实在不断振荡。比如,P2P网络贷款,我们从2007年第一家P2P平台上线到2014年时,中国的市场已经超过美国和欧洲,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贷款市场,我们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市场,成为领头羊。同时,我们的问题也很多。2017年6月累计的P2P平台总数里,问题平台比例是64%。在这个行业里,这样一个数据表明,确实有很多鱼龙混杂甚至是恶意诈骗的事件,风险很高。

  从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能看出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今天很多人都说2013年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元年,那是因为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到互联网金融的问题,在随后的四年几乎每年都提到互联网金融的问题。但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政府工作报告对互联网金融本身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原来是更多地鼓励,现在更多地关注风险,所以环境确实在发生变化。

  互联网金融到底有没有价值?应该说,它为我们解决普惠金融的难题提供了一种方案。北京大学数字研究中心做的第三个指数,叫“数字普惠金融指数“。这个指数把全国各个地级市分为不同的梯队,第一梯队是红色,第二梯队是橙色,第三梯队是黄色,第四梯队是绿色。根据这个指数,2011年全国大部分地区是绿色,而2015年时大部分地区变成橙色和黄色,绿色变成很小的一部分。地区之间的普惠金融发展水平在迅速缩小,落后地区的发展在变快,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数字金融可能是解决普惠金融很好的方案。

  当然,互联网金融因为其本身的特点——风险比较多,传导比较快,有很多人风险承受能力相对低一些。互联网金融的出现,也对传统的金融监管有了挑战。首先,货币政策的影响,对货币的度量和货币政策的传导引发了新变化。第二,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重要支撑是技术。大数据分析的长尾效应,就会出现一家平台可能为所有客户提供服务会不会带来垄断的问题?监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大数据分析可以真正应用到金融交易当中,帮助我们解决金融问题,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会不会加剧市场上的羊群效应?第三,在分业监管的框架下,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混业经营,而且有一些已经是重要机构,如何对这些机构进行监管,防范风险,尤其是防范系统性风险?这些都值得我们探索。

  过去我们的做法和经验,包括国际上很好的做法,都值得借鉴。比如创新中心、监管沙盒都是很好的办法,在创新和稳定之间似乎可以求得一个平衡。美国金融科技的经验表明,多头监管会明显降低效率,不适合互联网金融业的发展。包括我们在美国调研P2P网贷,他们现在喜欢自称“市场场景”,实际上他们碰到的问题是:很多公司很难真正地做到信息中介的定位。这时,我们就想到我们的监管框架当中要求所有P2P平台都做信息中介,不许做金融中介。在美国,P2P平台很难完全做到信息中介,在中国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对数据保护的问题。当前,数据保护不严,个人隐私容易受到侵犯。数据保护过度同样也会有问题。比如,我们去美国P2P贷款公司做调查,有一家公司,我问他们如何用大数据分析个人的征信状况,公司高管说其实很难,因为美国有《信贷机会均等法》,其基本要求是不能用个人的年龄、性别、种族、教育水平等等分析信用。所以,对这些数据都有管控的时候,大数据分析就会很难。如何在两者之间求得一个平衡,确实很难。

  最后,我做一个简单的展望。互联网金融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有一些机会,也碰到一些问题。我想讲三点:

  一、互联网金融经过一段时间的高速生长,有的人称之为“野蛮生长”,现在加强监管,把它纳入监管框架当中是有必要的,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可能会进入整顿、调整甚至是相对缓慢的发展时期。

  二、数字技术为解决金融问题提供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案。但是这只是一种方案,未来我们会看到,互联网公司做金融和金融公司利用互联网技术两个倾向会不断趋同、融合。但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各自会拥有自己的相对优势。

  三、未来的发展,技术是有用的,但技术多大程度上可以让互联网金融进一步发展,取决于监管和技术两个方面。首先,技术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计算的问题,分析的问题。对大多数金融公司来说,核心就是风控和获客。第二是监管的问题。监管太松容易引发风险爆发,可能把这个行业摧毁;监管过严就会把很多潜在发展机会消灭掉。在这两者之间如何取得平衡?我非常赞成蔡鄂生主席的观点,监管者的责任变得更重,我们既要让行业有发展机会,同时又要牢牢把握住系统风险。